與空姐的一夜情

和空姐做爱?只能用刺激新鲜形容,但一般人只能想想而己,就像你现在看到「空姐」两字,就想起 高挑的美女们穿着制服,秀髮往后整齐梳拢,细緻的化装和点了名牌口红的朱唇,拖着行李走过身边 散发的淡雅香水味…..,我不相信你不会心动。 我也不相信这个梦想作在我身上实现,而且还真的是在飞机上。那次去洛杉矶谈完生意,回台湾时 坐头等舱,由于淡季客人少,只有一两位空姐轮流serve,入夜后另几位乘客早已沈沈睡去,只剩我一 人独醒。刚才因为那几天的时差而有些头疼 […]

一個網吧收銀小姐

我经常到的一家网吧叫三达。因为我经常去。 所以就和里面的网管、收银小姐都是很熟,特别是收银小姐。 我经常在她那玩一晚上,深夜没事时便和她聊天。慢慢我俩的关係也比较熟了。 她叫王霞,今年二十四岁,个子不高,但体态很风韵。头髮乌黑亮丽,烫得有点微卷,五官端正,皮肤白嫩,胸部很迷人虽戴有乳罩,隐隐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丰满的乳沟,非常风骚。 我突然有一种想上她的感觉。 那天晚上没事便来到她的三达网吧上网,她穿的好迷人,上身穿一件黑色小背心,下身穿一条绿色 […]

阿姨的家

今年七月暑假的时候,正好是我的20岁生日,接到阿姨从香港寄来的信,?阿姨是妈妈的亲妹妹,居住在香港,父母亲带着我和妹妹,在八年前全家移民至澳洲雪梨居住。 离开了香港这么多年了,我也很想回去看看,依稀记得香港的海滩很美,留在雪梨过暑假也没意思,回去香港的海滩游游泳,晒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回来多好呀!爸妈也同意我回去走走,反正在香港有阿姨照顾,吃住都不是问题,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后,这个周未,我就飞到了香港。 踏出机场边检的自动玻璃门后,虽然已经差不多 […]

姊弟之間

三年前,我刚退伍,从新竹到台中一家食品公司上班。   那时,姐姐嫁到台中也一年多,生了一个男孩,因为她也在上班,小孩都是给住苗栗的婆婆在带,一切都很普通而平凡。   但就在那年年底,一次元旦返乡的火车之行,改变了我和我姊往后的这一段日子。   那年的元旦假期,姐姐本来要姊夫开车载我们回新竹的家过节,但就在元旦前一天,姊夫却临时有事,要我们自己搭车回去。   没办法,车票也没提前买好,只好和姐姐一起和人挤火车回家了。   12月31日,晚上七点多 […]

與繼母相處的日子

我是一位独生子,今年21岁,妈妈在生出我后,不久就不幸的去世了,留下我和爸爸一起生活了有18年之久。   爸爸因为妈妈的离去,足足伤心了好几年,一直在怪妈妈为什么那么快就走了,留下他一个人。所以啦,从我小时候他就一直学习着照顾一个小婴儿、一个脆弱的小生命,直到我上小学、国中、高中,也一直没有再行娶妻的念头。   在我14岁那年,我就叫爸爸再去娶一个老婆,并告诉他,我已经够大了,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,请爸爸不要因此而浪费自己宝贵的春青。起初爸爸还不 […]

白瑩嫂嫂

那是一个暑假的下午。 哥因事出差,而母亲又到小姨家去了。 屋里只剩我和美貌的嫂嫂。 她一个人在房内备着课,丝毫不会查觉,我等这一天的到来已很久了,我从锁眼中望去,嫂嫂正背对着我。 虽不见那美丽的面容,我却描到了她绝伦的身裁。 让我忐忑不安,看看时间是2:00左右,我想该动手了,于是轻插上玄关门,把我早準备的哥尼访容液,兑入咖啡中。 「嫂嫂你喝咖啡吧,我给你端进来,」 我在门外道。 嫂嫂早已口渴,也想提神,于是如我所愿的应了一声。 我强压慾火慢慢 […]

公司同部門來了一位31歲的女同事

过年后公司同部门来了一位31岁的女同事,大学毕业,个性开朗、活泼,工作勤劳,学习能力也强,可是谈吐不太像高学历的女人,气质自然就免谈了。 她身高约158公分,戴着一幅度数蛮深的近视眼镜,脸蛋不漂亮,看起来还比她的年龄大约五岁。身材普通,可是那双腿却长得很均匀,虽不是修长型的,大小腿很平均。是唯一会让我想对她多看一眼的地方,隅而穿着较短的洋装或短裙,我总是会不断的偷窥那双玉腿。甚至想入非非的想摸它一下,真恨不得我老婆也有那双玉腿,我必定每天用舌头 […]

小夫妻

我家对面住着一对结婚刚刚满一年的小夫妻,新婚一个多月,太太就有了身孕,小夫妻俩待人还算亲切和善,见了附近的熟人都会笑着点头,小夫妻也很少吵嘴,算得上是一对恩爱的夫妇。 那位太太名字叫朱锦华,为了亲近,见面时我都喊她锦华姐。她生得姿容秀丽,一头棕色的捲髮,轻笑时那两个酒涡娇豔妩媚,令人神迷;菱型的樱桃小嘴,讲话的声音娇柔细语,悦耳动听。 她十月怀胎后,在一个月前生了一个女儿,她先生不太满意,因为他希望头一胎是个男孩,可惜却事与愿违,为了这点小事他 […]

诱奸了后院的离婚少妇

我所写到的是一个绝对真实的故事,他发生在我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身上。故事发生在09年的夏天,我的这个朋友呢是一个出租车司机,大家都知道开车的没有一个不花的,因为司机间的美女最为多。朋友的名字不方便透露(以下简称:「伟」)。   伟是一个非常老实是在的人,但是色心可不小,开出租车这几年没少拉过漂亮的女孩子,因为其为人老实不曾与女人有多交往,惊人老老实实的介绍了一个女孩后结婚。婚后也算幸福。最近听邻居说一个后院的邻居赈灾和丈夫闹离婚,因为其丈夫在外表 […]

亂世淫女

柔文是一位寡妇,他的丈夫在战争时,不幸在南方战场上牺牲了,当时柔文尚未满三十五岁。她带着养子德华,武雄及女儿昭燕来到了北京市郊外,打算离开以往的伤心地。 她们借住堂兄家中,堂兄也一直小心地照料他们,但柔文为了不想欠人太多人情,毅然决定离开。 当时物价飙涨,物资缺乏,使柔文心中一直上下不安。 但为了生活下去,柔文努力的克服困难,她抱着满怀的希望来到广州,但当时只见片地焦土,母子四人望着天空发呆,德华已经十八岁,武雄十三岁,昭燕只有十岁,三个孩子依 […]

公園艷遇

许多人都习惯在吃完晚饭后去公园散步,阿财也有这个散步的习惯,不过他去的并不是公园,而是在楼下的停车场。起因是有一天晚上,他在回家途中,路过停车场的时候,听到一部货车里传出一阵怪声。他以为有人偷车,所以走过去看看,竟意外地发现货车内有一对男女正在做爱。   这对男女也并非追求刺激的新潮人士,他们其实是一对新婚夫妇,而且是这个屋村的居民,他们因为经济问题,没有能力搬出去住,所以婚后还留在父母的单位住。   由于公共屋村的地方浅窄,屋里没有地方再间多 […]

交換女友

我曾经有过一段趣趣的桃色经历。 那是一个天文台悬挂三号风球夏夜,我约了两位同班的同学到我女友小杏家里,準备搞个小小的舞会,一起庆祝她20岁生日。他们就是阿顺及小志,我请他俩来,是因为他们也会把自己的女友带来凑热闹。 那天晚上,入夜之后就改挂八号风球了,小杏的父母都去了离岛而没船回来,因为风大雨大,我们几个做客人的也回不了家,决定继续留在小杏的家里,準备玩到天光。 已经十二点了,小杏好像还很兴奋,她提议放轻柔些的音乐继续跳舞。于是,我们三个男的就 […]

新妻日記

早晨的阳光洒在柔软的床铺上,也是该起床的时后的了。我伸了个懒腰,转头看看旁边的妻子—倩如,长长的头髮散落在枕畔,被褥下的曲线令人有一股想过去拥抱的冲动。 我和倩如新婚不久,我在一贸易公司上班,倩如则在社会局担任义工,两个人虽然收入不多,但也勉强过的去。在内湖租来的屋子裏,两人决定要好好打拼,为一个”家”而努力。 先说说我老婆倩如的样子,她今年 25 岁,皮肤很白,身高 165,三围是34C-23-37,眼睛大大亮亮的,长髮及腰,有着大波浪卷,虽 […]

我行我素

家中原本有一位负责家事的欧巴桑,但后来她不幸发生一场车祸而导致瘫痪,所以父亲只好再找人来作家事。而恰巧我妈的妹妹因为丈夫好赌积欠一笔赌债,加上家境不好,于是我妈便介绍我阿姨蕙安来帮忙。而因为阿姨的家在台南,所以交通不方便,于是母亲便腾出一个房间给她住。   当我阿姨一来我们家时,我们才知道她在一个月前刚生了一个女婴,因此为了能随时照料,阿姨与她的女儿便一起来我家。   如此一来家中便多了两个成员。而我阿姨她因为刚生完小孩,所以身材略为臃肿。但是 […]

表姐和我的姦情

炙热的夏天,早晚都比较凉快。明雄清晨醒来,看看天色尚早,他又闭上眼睛,预备再睡一会儿,忽然门外响起敲门声。明雄心裏嘀咕着,真讨厌!   “少爷!你醒了没有?太太请你有事。”   他听出来,这是下女阿美的声音。于是便道:“醒来啦,妳去告诉太太,我穿好衣服就来!”   他拉开了被,披上晨衣,很快地来到母亲房内。此时父亲尚未起床,母亲正面对穿衣镜整理着髮鬓,她从镜中一见到明雄进来,就放下梳子,回过头来。   她轻声的道:“今天是你父亲的生日,去通知你 […]

和同事的偷情攻略

第一步:创造空间,培养感情甚础,第5次吃饭时上了她 处于28岁年龄的少妇,不再有少女时的羞涩,比较有味,懂得打扮保养和化妆,所以显得特别妩媚,这就对了,喜欢打扮化妆的女人,骨子裏就是喜欢被人欣赏和重情肉欲。懂得用成熟的心裏体验感情,所以金钱在她们身上不是很重要的条件(又不是找老公)。好了,找准了对象就要计画。 我去年初进这家单位的,她小我一岁,还没生过小孩,原先是一个部门的。进来后,因为工作的接触,彼此比较熟悉,工作之余还相约一起吃饭,在一个月 […]

32D表嫂白色的奶罩

我家对面住着一对结婚刚刚满一年的小夫妻,新婚一个多月,太太就有了身孕,小夫妻俩待人还算亲切和善,见了附近的熟人都会笑着点头,小夫妻也很少吵嘴,算得上是一对恩爱的夫妇。 那位太太名字叫朱锦华,为了亲近,见面时我都喊她锦华姐。 她生得姿容秀丽,一头棕色的捲髮,轻笑时那两个酒涡娇豔妩媚,令人神迷;菱型的樱桃小嘴,讲话的声音娇柔细语,悦耳动听。 她十月怀胎后,在一个月前生了一个女儿,她先生不太满意,因为他希望头一胎是个男孩,可惜却事与愿违,为了这点小事 […]

李太太

李明又来了,他要借十万元。我当然不肯啦!可是他又跪又拜,说是欠了贵利走投 无路,一定要我借钱救命。上次也是这样,后来甚至用他太太的肉体来打动我的心。结 果,我竟然和他的太太一夕风流。不过那次她根本被她老公灌醉了,醉得像死人一样。 那一次是在李明家,深夜里,李明将门匙交给我。说他天光才会回家。李明走后, 我上楼用锁匙开李明的门。门开了,我摸进去,关上门后,感到份外刺激! 我四处看了一会,便走近睡房,即闻到强烈的酒气。房内一片漆黑,亮了灯时,只 见 […]

射入妈妈的小穴

这天晚上洗完澡之后,我只穿了条内裤就来到客厅,看到妈妈也在客厅里面看着电视,我就在她身边坐下。她已经快四十五岁了,但许多人都误会她还没有四十岁,而对于我来讲,她是目前我心目中最性感的女人!   老爸早就跟妈妈分居了,目前妈妈同时有两个人在追求,只是她也还没有确定要跟哪一个人在一起,或是她还在等待下一个人出现吧。妈妈现在穿着她刚刚参加宴会的衣服,那是一件相当漂亮的小礼服,低胸的设计以及超短的迷你裙,让她身材的优点都展露无遗。   36d-24-3 […]

把室友的女友变成自己的性奴

我室友有个大奶女友,是外文系的系花,人又高挑,皮肤白皙,奶子又大,每次来我们家跟我室友做爱十,我都在门外听得老二硬梆梆的,还有一次偷偷的用备用钥匙开了门,打开一小缝,透过那小缝/,正好看到小仪翘着圆圆的白屁股替我室友含老二,搞得我那一晚打了好几次手枪…   当我室友去当兵之后,我打了q话给他马子,她的名字叫小仪,在电话里头想尽办法约她出来喝个茶,小仪本来是一直拒绝,但是熬不过我的死缠滥打,最后还是答应我了,于是我们约在晚上的9点在和平东路上的s […]